SUI少

查看个人介绍

缘由音起,守于初心
画风不定的老母亲

【凯源】K远——班长,约吗

01

安静的走廊上响起一阵不规律的脚步声。

和周公打太极的少年撸了一把头发,微微扬起脑袋,迷糊地瞪着趴在窗口张望的天宇文,“什么事儿外面那么吵?”

天宇文收回脑袋,说了句“你等等”,点微信看了一会儿,无比惋惜地叹一口气,恹恹地回到座位上,“好像是二班新转来一个美籍华人。”

“二班?”见天宇文点头,少年蹙着眉头说:“那不就是我们班吗?老邓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一下。”

“有什么好通知的。”天宇文继续摆弄他的手机,“不就是个男生嘛。”

 

02

天宇寻天宇浩是互相贴着进自习室的。

完全清醒的少年看了他们一眼,问着:“你们好上了?”

“屁!”

“呸!”

天宇寻天宇浩看着对方露出嘲讽脸,吐字的气势都一模一样。

天宇寻坐到少年左边,指着手机银幕上的照片说,“是不是特别帅?”

天宇浩把手机拦在天宇寻的手机前面,“别看他的,看我的,拍的是不是特别好看?”

少年看着在眼前放大的人头,疏密柔软的睫毛,细长的尾眼微微往上挑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在光下略显苍白的薄唇,摸了摸自己软软的脸,“还行,就是比起我,还差那么一小节。”

天宇寻天宇浩翻起白眼不理睬少年,转头找哥哥天宇文问去了。

 

03

“喂!马思远!”

肩膀被用力拍了一下,少年“嗷呜”一声吃痛道:“天宇文是不是哥最近没管你了胆儿往上涨了?”

天宇文讨好地揉揉少年的肩膀,嘴角乐呵呵傻笑着:“这不是刚碰见男神,太激动了嘛。”

马思远低呼着“唉你轻点”,话锋突然一转:“你说男神?谁是你男神?不对啊你男神不就是我嘛,我们天天见你用得着这么激动?”

天宇文惊讶:“我男神身高一米八五,腿又长又细,眼睛是传说中的桃花眼,一开冷气可以吓死一头牛,怎么可能是你!”

马思远白了他一眼:“你先让你男神把牛吓死再和来我逼逼。”

然后马思远被天宇文安利了一个大中午的长腿男神。

 

04

“唉……这人好眼熟。”

“你认识男神?他就是上星期刚转学来的美籍华……”

“那个不是我们二班的吗?”

“……高二二班,不是高一二班。”

“哦。”

一个小时后,天宇文推推昏昏欲睡的马思远。

“干嘛,”马思远揉揉眼角,“还没说完呐?”

“马班长,”天宇文讨好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肠,“你是班长,男神是班长委员会副主席,你们俩之间一定有交集……那个,我是想说……”

“OK、OK,”马思远拿过香肠点点头:“我没那倾向,不会和你抢人的放心。”

“……”忘记要说什么的的天宇文。

 

05

马思远来自习室的时候天宇文在打哈欠。

他放下书包,对天宇文说:“我刚才碰见你男神了。”

天宇文瞬间活力暴涨,“麻吉?!”

点了点头,马思远从书架上抽出本《海贼王》甩到天宇文桌前,“你男神最喜欢的漫画。”

“哦靠马班长你还找他说话啦?”

“怎么可能。”马思远给了他一个白眼,“是他莫名其妙闪现他的虎牙靠过来的好不好?那笑得跟什么一样,哪里像冷得可以吓死一头牛了?”

“哇塞!男神还有小虎牙?反差萌简直不要命!”

马思远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你不会真喜欢他吧?”

“……”天宇文捧着脸的手顿了顿,眼神奇怪地看着马思远,“怎么可能。”

 

06

和老邓商量完文化节的事情已经十二点。马思远踹着两个紫菜饭团坐到自习室专用椅上,拆了包装美滋滋地咬了好几口,才发现左手边多了个人。

咽下一个饭团,马思远对盯着他瞧的男生打了个招呼“嗨”。

男生抿成一条线的唇角往上弯了弯,说话的时候虎牙跑出来吹了会儿冷风,“好吃吗?”

三两下吃完饭团,摸着肚子打了一个饱嗝的马思远歪过头,砸吧两下嘴巴,“一般般,还是蘑菇饭团好吃。”可惜小卖部售完了。

男生细长的睫毛半垂着,他把左手肘撑在桌面上,脑袋半倚上去,右手娴熟地转着笔杆,戳了戳马思远的肩膀。

少年从卷子中抬起头,茫然地看着男生。

“你叫什么?”

少年慢半拍答道:“马思远。”

“我叫karry。”男生笑着,露出可亲可爱的一对虎牙。

“……哦。”

 

07

karry来到自习室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天宇文兴奋地抓着马思远的手臂,椅子成三十度角晃啊晃,“马、马、马思远!男神来自习室了!噢!男神居然会来自习室,我在做梦吧?”

天宇寻天宇浩没他那个激动,但是手指在抬起来的手机上按个不停。

“你继续做梦,别吵我写作业。”马思远把天宇文踹到另一边,翻着英语词典的左手不停。

karry似乎对他们的反应习以为常,拉过椅子坐到马思远左边,自然地把上半身靠过去,挨着他轻轻问着:“饿吗?”

“还行。”对着音标念单词的马思远抽空回了他一句。

karry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饭团搁到字典上面,再次问道:“饿吗?”

马思远的视线在单词和饭团之间徘徊了两圈,果断拿起饭团边拆边点头:“刚好饿了。”

karry拿出第二只饭团,慢条斯理地剥了包装,递给马思远,“这是蘑菇味的。”

咬了一口芝麻饭团的马思远把视线转到蘑菇饭团上,毫不犹豫地把手中的饭团交给karry,吃起了美味的蘑菇饭团。

抱着脸犯花痴的天宇文揉了揉眼睛,惊叹道:男神真的有虎牙唉!还是一对儿唉!不过还是好帅哦>////<

 

08

马思远捏了捏自己的脸,问天宇文:“我是不是胖了?”

天宇文对着他看了很久,“你最近被karry男神养肥了很多嘛。”

“……”这话说得没错,但是怎么就这么想抽他呢。

karry今天下课迟了,想起书包里的几颗Ferrero Rocher榛果巧克力,就给了马思远。

马思远嘀咕着说不想吃了,细长的手指却拿起一块含进口中。脆滑浓甜的榛子味勾引着味蕾,吃食物的马思远鼓起半边脸颊,眯着眼睛弯成细长的月牙,“真好吃。”

karry不是很喜欢吃甜食,但是看着马思远吃着巧克力鼓起来的脸颊,突然就想吃了,但是他没有说。

马思远被karry盯着有点不好意思,问他:“你要吃吗?”

karry摇了摇头,然后看着马思远的杏仁眼一闪一闪地,满脸幸福地吃完剩下的巧克力。

karry舔了舔牙齿,哎呀,虎牙又跑出来了。

 

09

第四堂课是数学小考。考完后从教室出来,看到了操场立在栏杆旁的白色背影。

天宇文从背后冒出来,“唉,那不是男神嘛!”他打开窗户还没叫出声,就看到karry侧过头对着铁栏外面的女生说了句什么,女生惊讶似得退后一步,转身跑了。

天宇文愣怔地回过头:“男神这是被告白了吗?”

“嗯。”马思远的手指灵活地在手机上滑动,敷衍地应着。

“……那个……马班长。”

“嗯?”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温度有些低?”天宇文搓搓冰凉的手臂。

按下锁屏键,马思远抬起头,目光淡淡的,和语气一样,“有吗。”

 

10

karry约马思远一块儿回家。

上周带着嘟嘟在外头散步偶然碰到karry,才知道对方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

车棚内,马思远坐在单车后座,摇晃着细长的小腿。karry回过头对他说了一声“等一下”,跨下车子朝前方走去。

然后马思远看到了中午见过一眼的女生。

女生长得很清秀,黑长的头发在风中轻轻荡漾,看向他时朝他点头微笑。

脚尖抵着地面,马思远低着头,稍长的刘海从耳际滑下。

没过多久karry就回来了,其实马思远没有抬头,但他就是知道他回来了,还揉了揉自己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对他说:“坐稳了。”

马思远抓着他的裤角边儿,再放开。

车子已经骑出一段距离,karry靠着人行道边踩住刹车,转过头拉住马思远的手腕环在自己腰上,“抓稳点。”

脸颊和背只差一厘米的距离。

马思远沉默着,但是karry知道,他不会再放开了。

 

11

秋天的风带着清凉的触感。

karry的头发被风吹得往后飞舞,敞开的外套呼啦啦地有一下没一下贴过马思远的耳际滑过。

karry骑得不快,马思远的手心感受着他说话时震动的腹部,一下一下,很有节奏,“怎么不说话?”

“没想说的。”

karry沉默了一会儿,踩下刹车,“想吃奶油泡芙吗?”虽然是问句,也没等马思远回答,径自推着单车朝对面的蛋糕店走去。

马思远扯过他的袖子,“不想吃。”

“那……烤肠?”

马思远很没骨气地咽了口口水,倔强地摇着脑袋,“赶快回去吧,今天作业多着呢。”

“我说马思远,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为了突显你太吵。”

“我哪儿吵了?”

“你这么吵一定会被女朋友嫌弃死。”

坐上鞍座,karry半侧过头,露出半粒虎牙尖儿。

“等我谈恋爱的时候,会向马班长报告的。”

马思远不屑地“切”了一声,眼角却是弯弯的。

 

12

马思远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女生是在自习室里。

天宇文挨着女生对马思远说,这是隔壁女校高二的蒋学姐,这次担任我们篮球队比赛拉拉队队长。

马思远看着被占据了的座位,抿起嘴唇。

蒋学姐问他:“下午的社团练习我可以观摩吗?”

“可以,当然可以!”天宇文笑眯眯地替马思远答应了。

女生笑了笑,转头问karry,“karry也会来吗?”

“karry男神啊每天都会去社团接马思远回家!”天宇文答道。

“你能闭嘴吗?”马思远瞟了眼女生,却是对着karry说的:“今天家里有事,社团那边不去了。”然后提起背包,走出自习室。

Karry摸摸下巴:“小孩心情不好啊……我去看看。”说完便追着马思远跨出门。

女生托腮,随口问着:“喂,他们在交往吗?”

天宇文受惊似得愣住,口吃道:“你你你……你说他他他……他们在……那那那啥?”

女生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开玩笑啦。”

 

13

“马——思——远,你还没吃饱吗?”karry叫他名字的时候喜欢拉长声调,karry说这是他叫自己名字的独特音调。

对此马思远只回了一个字“傻”。karry很好脾气地抚平他翘起来的呆毛,笑起来的脸颊多了几道纹路,确实挺傻的,“好好好,马班长最帅最聪明。”

马思远就会很好脾气地赏他一粒清凉的薄荷糖或者一口热乎乎的烤肠。嗯,只有一口。

这会儿脾气不太好的马班长坐在奶茶店里啃着karry从对面买过来的第五根烤肠,对karry的问题不屑地哼了一声:“班长我胃口大!”

这破理由。

karry当然知道马思远的饭量小的可怜,胃里装的零嘴都比三顿米饭还多。都说吃零食会胖,这家伙怎么就这么瘦呢?

karry伸手在马思远肱骨处捏了一下,对方吓了一跳,问他突然干嘛。karry回答:“你怎么就不长肉呢。”

“这么喜欢肉去找女生捏呀。”马思远抽回自己的手臂,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巴一圈的油,拽起karry的袖子再擦了遍。

karry也不恼,抬手把马思远的头发揉乱。

“女生没有你好呀。”

 

14

篮球比赛前一天的社团练习赛,马思远可耻地脚崴了。

最先发现他异常的是追随蒋学姐来“探社”的天宇文。第一场比赛结束,天宇文拿着运动饮料蹭到马思远身边,“唉唉,马思远,你脚咋样了?”

马思远喝着饮料,眼角往一个方向瞟,说着:“没事。”

天宇文注意到他的视线,解释:“蒋学姐在问男神拉拉队跳舞的事情。唉对了,你是篮球队队长,也可以给点意见呀!”

马思远把饮料塞回天宇文怀里,抹了抹嘴角:“不需要,他们爱怎么样就那样吧。”

“真冷淡。”天宇文摇摇头,又问:“脚真的没问题?”

“有问题难道你准备替我上场比赛?”

“……我……我就随口问问。”天宇文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对马思远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哈。”

从对面走过来的karry很自然地把手搭上马思远的肩膀,问他:“你和天宇文经常在一起?”

马思远掰开他的手,不答反问:“你和蒋学姐经常在一起?”

karry笑了,叉烧包似的。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15

“我要去!”

“不行。”

“去!”

“不行。”

马思远急了,他抬头瞪着把自己死死固定在墙角的某人,“天宇文那个二货说的话你也信?我就是脚扭了一下,不碍事的。”

karry静静地看着他,对方的耳尖慢慢腾起小点儿桃粉色,推着他的腹部:“你、你先让开点。”

karry收回视线,手臂更加收拢一些,“我只是觉得这种姿势你更容易妥协。”

“……”男神太了解他了。

karry又问:“去不去?”

“……不去,不去行了吧,”马思远绞着衣角,小声道:“你快点让开。”

karry动了动手臂,真的松开了一边,马思远敏捷地跳出一步,刚对准门口开跑,手腕被后面的人擒住,包住腕骨的手捏地不重却很牢,马思远回过头,可怜兮兮地:“我可是队长,要是没有核心,这场比赛……”

“我替你参加比赛。”

“……哈……哈?”马思远睁着圆亮的杏仁眼,满脸不可思议,“你……你会打篮球?”

karry好笑地拍拍他的后脑勺,从口袋里摸出小瓶红花油,嘱咐道:“拿着个往局部揉揉,等下坐在长椅上吧,腿放高处好得快一些。这几天就不要走路了。”

马思远蹙眉:“可我还要上学呀。”

karry再次蹂躏他的头发,“笨,我可以背你呀。”

 

16

karry背着马思远来自习室。

沉浸在打赢了篮球比较的喜悦中的天宇文和蒋学姐见到这场面,两个人都不好了。

马思远已经睡着了。karry摆手示意蒋学姐坐别处去,把马思远轻轻放到椅子上,天宇文刚伸手碰到马思远的右手,被karry一个眼神吓退。karry也发现刚才的眼神很不好,心思放在马思远身上也没解释,说了句“我来就行”,抬起马思远受伤的脚放到自己腿上。然后撩起马思远的裤子,往手上倒了一些红花油贴在马思远的脚裸,动作轻柔地揉着。

哦,该死的男友力。

蒋学姐把本子递到天宇文桌前。

“每天看他们秀恩爱真是辛苦同志了。”

天宇文眨眨眼睛,天真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没弄明白。蒋学姐拍拍他的背,“没关系,很快你就明白了。”

 

17

篮球比赛后,蒋学姐就不见了,要不是天宇文偶尔会说到她在朋友圈里有趣的事儿,马思远都觉得没出现这人一样。

有一次马思远无意提起那位蒋学姐,karry歪歪头,过了很久才想起这样一个人,边给马思远划重点边说:“她……明年也高三了是吧?大概没空再来做那个拉拉队。”

其实马思远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不过karry看起来真没当回事,他就不追问了,没想到karry突然问他:“怎么了?你想她?”

“……没啊,怎么会。”马思远愣了片刻,摆摆手:“就是你想啊,比赛的时候有拉拉队不是更容易燃起斗志吗。”

karry摸着下巴,眼睛眯起来,头贴近马思远,“挺有道理呀,你看我怎么样?”

“哈……哈?!”

看着马思远睁大眼睛一脸惊愕,好笑地揉乱他柔顺的头发,“你傻哦,玩笑都看不出来。”

 

18

天宇文脑袋搁在桌面上玩着手机。马思远进来的时候手指头忙绿地整理散乱的头发。他抬了抬眼皮问道:“马班长,你不是向来很注重形象吗?”这发型是几天没梳头了?

马思远送他一个拳头,愤愤地继续整理发型,“这是你男神的作品!”

天宇文张大嘴巴看了他两秒,说道:“男神……还……还真……有艺术哈……”

马思远给了他一个白眼,从抽屉里掏出镜子看了将近十分钟,才满意地点着头,拿出英语书开始啃。

“你说都十二点半了,男神怎么还没来呢?”

马思远从书里抬起头:“哦,他说他们下星期开始会考,中午就呆老师办公室了。”

“为什么呆办公室?”

“教室人多,太闷了呗。”

“你又怎么知道的?”

“天宇文你嘿烦呐。”马思远抓过一本书放他手上,“看你的书去。”

天宇文抓抓头:“可是这本……是高二的教材书吧……”

 

19

马思远来到高二二班的时候,引起了不小轰动。

作为新生,两学期轻松获得最迷人班长奖的马思远在这所男校可是最稚嫩的校草。嗯……为什么说最稚嫩呢,因为自从karry从美国转学过来以后,校草的称号就被他轻而易举的夺走了。

为此校草karry喂了马思远一星期的烤肠才得到原谅。

karry从办公室回来的时候,看到教室门口一片拥挤。

一根熟悉的呆毛在空中摇曳,夹在一群人中间特别显眼。眼看一只手就要落在马思远的脸蛋上了,karry眼睛一沉,喊道:“老师来了。”

二班学生集体转过头看他,那表情仿佛在讲这么low的借口身为班长你怎么好意思说得出来?

karry哪里管得着他们,心思都在一群大男生中显得最瘦弱的马思远身上。他看到马思远朝他看过来,他习惯性地伸出前臂。马思远笑了,嘴角的笑意渗进眼睛,朝他走来。

带着茧子的指腹贴住细长的手指。

冰冰凉凉的。

小手拉大手。

 

20

走出一段距离后karry问他怎么突然来了。马思远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卸下背着的书包,“你的教材书落我这儿了。”

karry拉住马思远翻书包的手,对上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那是我留给你的,里面都是高一的强化练习题。”

“可是你会考不是……”

“马思远,”karry捏了捏掌心的手,悄悄的十指相扣,“你高二准备选择理科还是文科?”

“当然文科。”马思远奇怪地看向karry:“数学会拖我后腿OK?”

karry笑笑,抬手抚平他依旧翘着的一缕头发,“准备以后考什么大学?”

“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吧?”

karry没回答他,只看着窗户外,“马思远,我准备考北京的大学。”

“北京……”马思远愣了片刻,才咧嘴笑道:“那挺好呀,等我填志愿的时候,和你选一样的。

到时候我们同个分院,同各寝室楼。大一的时候课程最轻松,早饭中饭晚饭我可以等你一起,休息日去王府井、滑雪场、万达广场通通都玩个遍!”

马思远想着很远的将来。在他的理想规划里,有自己,也有karry。

 

21

升入高三后karry是真的忙起来了。中午和马思远吃饭,也只仓促的解决。

某天马思远在微信上跟karry发了一句晚安,两个人就渐渐习惯每天说早安晚安。

某天马思远不小心多买了三只笼包,去找karry给他吃,两人就渐渐习惯在七点钟的高三二班教室里一起吃包子喝豆浆。

某天马思远对karry说哪道题又做错了,karry就会带着作业本来他家教他,两个人默契的坐在同自习室一样的位置。

你的右边是我,我的左边是你。

你会揉我的头发,我会吃你买的烤肠。

你会先教会我题目,再写自己的试卷。

我会等着你一起吃饭睡觉,即便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他们都梗着一句话在胸口,还未破口而出。

你会不会想我?

会。

 

22

马思远坐在冷饮店,对面的天宇文点了杯果蔬奶茶,小勺子在玻璃杯壁敲得啷当响。马思远捂着阵痛的耳朵从桌底下踢了他一脚,“别敲了你多动症呐?”

“我这不是紧张嘛。”天宇文扔下勺子,屁股又坐不住了,扭捏了半天,“马思远我、我去一下啊。”

“让你喝那么多,去吧去吧赶紧的。”

马思远嫌弃地挥了挥手,泄气似得把脸贴在玻璃桌面上,十分钟前点的松饼只切了一小块,那切出来的一块还留在叉子尖上。

肚子扁扁的,但是没胃口。

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

还有十分钟。

还有十分钟karry就出来了。

他觉得他现在就是一等孩子出来给自己一个拥抱的家长。

心急。

 

23

涂完最后一格答题纸,karry慢慢伸展手臂,然后吐出一口浊气。

他不喜欢提前交卷,右手托着下颔偏头看着占了大半视野的绿色,夏天燥热的风拂过他的刘海,揩走滑到鼻尖的汗珠。

他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就在这样的天气里,一个陌生的男孩握住了他的手,脆生生的问他:“小哥哥,你怎么啦?”

他仰起头,也许因为阳光的照射,他看到一个白得像个奶团子的小孩乖乖地站在那里,口中含着棒棒糖,歪头看他。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棒棒糖,递到他面前,“小哥哥,不要哭好不好?远远这里还有糖。”

他这才发现自己在哭,赶忙拽起衣边遮住眼睛。

“小哥哥。”小孩开口,声音里含着软糯的稚嫩。

他没抬头。

“小哥哥。”小孩蹲下来,肉绵绵的手抱住他的手,然后一根一根小心翼翼的展开,把棒棒糖放到手掌中心,小孩甜甜地笑着:“小哥哥,吃了糖果,就不会想哭啦。”

 

24

2B铅笔夹在指骨之间,用力地在草稿纸上划下三道弧线。

很长的弧线,两条平齐,另一条在那两条下放一点成镜像平行。

形成一张笑脸。

karry看着纸面上奇怪的笑脸,不自禁露出半粒小虎牙,笑着撑住额头,拿起橡皮擦一点点擦净。

那时候刚随父母回到母国,因为语言的不通和行为的差异被小孩儿排斥的他孤苦伶仃。兴许是因为国外环境所致,骨子里有一股那时候的小孩不该有的倔强。什么问题都独自解决,从不向家长哭诉。

karry是那种很令家长省心,却又心疼的孩子。他只会默默地哭,白衣袖口沾湿了他热乎乎的泪水,却不哽声。

一大群孩子中间,只有小小个儿的马思远会和他说话。

小孩子白白嫩嫩呆呆愣愣的的看起来什么也不懂。但是很听话也很会哭,很会大声的哭。

karry记得,马思远哭得最震天撼地的一次便是他又要随着父母回到美国的那天。

“远远,等哥哥回来。”小karry心疼地抱着小个子的马思远,对他,也对自己,定下了此生唯一的诺言。

小孩大概已经不记得了吧。

五岁的他。

和。

四岁的他。

 

25

距离交卷时间还剩五分钟,马思远扯着天宇文挤过一群等待的家长,站到最前线。搓着脚还没站一分钟呢,他又怕karry口渴,催着天宇文去给男神买瓶饮料。

进去前你不是给karry男神塞了两瓶水么?

天宇文望天无语了一会儿,看到马思远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二十,眼睛亮了一下。

“给karry买瓶矿泉水吧。”

“那其他……”

“记得还我钱。”马思远看了天宇文一眼,说。

……切。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karry撸了一把黏腻的刘海,抬头仰望半悬着的太阳,呼出一口悠悠的气,捏紧笔包,朝大门走去。

马思远怕karry找不到他,拼命踮起脚撑高个子,热辣辣的太阳打在他身上,形成一团暖黄色的光晕。他不知道其实karry透过楼梯口的玻璃门就看到他了。

嗯,就像重新回到母国,第一眼就认出他是小远远一样。

却不再是一方的期待换来另一方的茫然。

 

26

“马思远。”karry从正面抱紧他,额头抵在他的肩窝处,用力嗅着他身上清淡的似乎是蛋糕香甜的味道。

那句“考得怎么样啊”被karry突然蓦然的动作卡在喉咙里,马思远僵着手臂,说话磕磕绊绊的:“……ka……karry……”

“嗯?”鼻子抵在肩窝似乎轻轻哼了一声,有点撒娇般的语气,马思远的脸颊瞬间滚烫起来。

“没、没事、没什么……”马思远支支吾吾地,眼睛不自然地瞟着周围。

幸好幸好,周围都是些抱着孩子泪眼婆娑的家长。

……两个男生抱着会不会太婆婆妈妈了?

哦草!前方有对父子居然抱团哭!

我们这样还是……挺正常的嘛。

体验一下兄弟友谊什么的,啊哈哈哈……

马思远不是滋味地收回视线,推了推还不肯从自己脖子上挪开脑袋的karry,不自然地摸样,“喂,你还要抱多久啊?”

karry笑了笑,大概是因为鼻子贴在马思远脖子这块肌肤的上,马思远总觉得小心脏跟着他的笑声一起颤了颤。

karry的嘴巴挪到马思远耳边,哑着嗓音道:“马班长,给个奖励呗。”

 

27

马思远瞬间涨红了脸,从脸颊沿着耳边扩散开来,说话都不利索:“你你你……你说啥?”

“考试后没有什么奖励吗?”karry垂着睫毛,这个方向能清楚地看清马思远脸上细小的绒毛,被夕阳余光照地泛着浅浅的金色。

马思远支吾了一声,眼尾微微向下,盯着地面,“那、那你要什么奖励?”

karry眉眼弯弯,“比如唱个歌,跳支舞,卖个萌,打个滚,翻个跟头,怎么擅长怎么来。”

“……你当我耍杂技的呢。”因为karry暧昧的动作暧昧的呼吸暧昧的语气弄得紧张兮兮的马思远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空落落。

嗯,肯定是情节没有按照他所想的发展所以有些小小的失望而已。

马思远如此想着,对karry的要求只拍了拍屁股,“班长我才不耍猴。”

“唉,要求都这么简单了还嫌弃。”karry跟在马思远身后,看着他一摆一摆的脑袋,忽地拽过他肩膀。

“喂很痛……”话语消失在那双眉目分明的瞳孔中。

karry问他:“你现在在想什么?”

马思远看着他瞳孔深处小小的自己。

“你现在想做什么?”他又问。

马思远眨眨眼睛,踮起脚把唇贴在他的脸颊上,很笨拙的盖章。

“马班长,你在撩我吗?”他坏坏的笑着。

马思远眨眨眼睛,“是呀。”

 

28

车窗的光影从他脸上掠过,马思远侧过头去看karry,才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红了耳尖假装眺望落日黄昏,底下的小拇指却勾着对方的衣摆拉扯。

karry笑了笑,直接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握,“高三要好好读书。”

“嗯。”

“不要老是吃路边上的东西。”

“……哦。”

“回去教你煮面,少吃烤肠。”

“……”

“嗯?”

“……哦。”

“等下来我家一趟吧。”

“哦……唉!?”马思远诧异地抬起眼帘。

“笨蛋,”karry笑了,敲了一下马思远的额头,轻轻的,“只是叫你把我那些教科书带回去,笔记重点我都已经标注好了。”

“才不要咧。”马思远捂着额头蹦出几步,回头朝他吐舌头:“你的字啷个丑。”

karry的舌尖儿舔舔虎牙尖儿,看向马思远的细长眼睛危险地眯了眯:“马——思——远——”

“唉你别过来!”马思远突然喊道。

karry止住脚步。马思远乖乖地站在光影里,看着他。

“怎么了?”

“就……”马思远的食指抠着掌心,瞳孔泛着暖色的流光,“一年都不能见面,趁现在好好看看。”

“笨蛋,我们可以视频聊天呀,长假我也要回来的不是。”

马思远伤脑筋地轻声说:“可是这样一点都不够啊……”

 

29

度日如年。

马思远在草稿纸上写下四个字,笔尾抵着下颔长叹了口气。

刚和karry聊完微信。虽然只有马思远一直在说“二年级转来一个很酷的学弟,你猜他叫什么名字?千智赫哈哈哈笑死了有没有,二文还和他对上了你说他4不4傻”“那个千智赫成绩超级好唉要是他和你一个年级段争夺一定很激烈”“你造千智赫为什么转学吗?他说他是隔壁女校那位蒋学姐的表弟!被表姐忽悠进来的。这世界太小叻。”

karry都是比较安静的那一方,偶尔回几个字,说几句话,等马思远找不到话题后才来一句“你不知道你一直在说千智赫我会吃醋的吗?”

捏着手机的马思远偷偷红了脸,换成打字:“我不是在找话题嘛,你又不说话。”

karry看着后面带着的抠鼻子的黄脸哭笑不得,还没回应呢又收到马思远的语音: “听千智赫说蒋学姐也考你那所大学了。”

“怎么,吃醋啦?”

“没,我喜欢吃糖。”

karry又笑了一阵,“好啦,我在这等你的好消息,好好听课好好学习好好看书。”

“知道,你嘿烦。”

界面停在karry最后的一句“晚安,宝宝”上,马思远做了个嫌弃的表情,但是没舍得回他。

说出晚安,就不能找他了呀。

 

30

大学是九月初开学的,马思远给karry准备的生日礼物没来得及送出去。

karry笑他矫情,男生过生日还收什么礼物。

马思远鼓着腮帮子生气地说,那我扔了还不行嘛!

“唉这怎么成,留着我回来取。”karry急忙道。

马思远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叻?”

收到的是一条一秒钟的语音,“秘~密~”

 

十一月零八日凌晨两点  微信

karry:马思远,生日快乐。

马思远:礼物呢?

karry:你先出来,我冷死了。

马思远:你……

 

“你不是在北京上学嘛!”随手披了棉袄的马思远猫着腰从家里出来,飞奔到靠在电线杆上哈气的karry身边。

karry好笑地呼噜下他乱翘的发顶,“我来给马班长送生日礼物呀。”

“礼物?”马思远眼睛亮起来,“是什么?”

karry指了指自己,“怎么样,够惊喜吧?”

 

31

十一月零八日凌晨十二点  微信(编辑中)

karry:报告马班长,我谈恋爱了。

 

十一月零八日凌晨一点  微信(编辑中)

karry:马思远,我喜欢你,约吗?

 

十一月零八日凌晨两点  微信(已送出)

karry:马思远,生日快乐。

FIN

评论(2)
热度(22)
  1. SunshineSUI少 转载了此文字
    超甜
©SUI少 | Powered by LOFTER